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最快开奖结果记录查询 > 教育科研 > 教师培训 > 正文内容

“北溪-2”项目年底完工仍存变数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1-04-02 浏览次数:

   多次祭出制裁招数的美国、强势迎战的俄罗斯、政坛面临重新洗牌的德国,加上北约和欧盟,摆在俄欧能源合作项目“北溪-2”面前的,仍是一个困难的棋局。 据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董事长祖布科夫3月26日通报,“北溪-2”项目目前已经完成了90%-92%的管道铺设工作,整个项目将于今年内完成。 多名俄罗斯专家近日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表示,尽管美国威胁要继续对“北溪-2”项目实施制裁,但这不会让项目再次暂停或修改实施计划。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看来,“北溪-2”项目建设虽然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,但前景并不乐观。 “来自美国、欧盟和德国等涉事方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,目前都在上升。

   ”崔洪建30日晚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分析说,即使德国表现出足够韧性,最终让项目顺利完工,但从管道铺设完工到正式开始输气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   况且,俄罗斯未来究竟会如何定位和使用“北溪-2”这个“工具”,仍将继续牵动美欧两方的神经。 美国反对立场没有根本转变然而,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,以及对未来俄欧政治关系受天然气供应影响的忌惮,美国从2019年年底起多次对“北溪-2”项目相关方发起制裁,导致该项目被迫停滞约一年,直至2020年12月才开始复工。 拜登政府上台后,虽然高调宣称要重建被特朗普政府破坏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,却多次明确表示“北溪-2”项目是个“坏主意”,“最终会与欧盟自身的安全目标相抵触”。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3月中旬再次威胁说,参与“北溪-2”项目的任何组织机构都将面临被美国制裁的风险,他还正告德国外长马斯,美国对该项目的反对“毫不含糊”。

   崔洪建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“拜登政府对待‘北溪-2’的立场没有根本性变化。 不过,拜登既然打着团结欧洲盟友的旗号上台,采用何种手段、选择什么时机,自然会发生相应改变。 ”虽然美国政府1月下旬宣布对负责“北溪-2”管道铺装工作的“福尔图娜”号铺管船和所属俄罗斯企业实施制裁,但在一份3月19日提交到美国国会的“北溪-2”项目报告中,美国务院既没有针对俄罗斯公司提出新制裁,也没有提议制裁某些参加管道项目的德国或其他欧洲国家公司。 布林肯3月28日接受采访时还说,尽管美国政府反对,但是否完工最终取决于建造项目的人。

   他还特别强调,“北溪-2”项目不会改变美德之间的紧密关系。 “不像特朗普,拜登政府为了不直接刺激欧洲,没有在这件事上采用最后通牒的方式来处理。 ”崔洪建指出,但这不说明美国不戒备俄罗斯“将经济利益转化为国防创新能力甚至对美威慑能力”,恰恰说明美国很注重策略和时机。

   德国愈发“压力山大”作为“北溪-2”管道的终点国和最大受益方,德国默克尔政府一直力排众议推进“北溪-2”项目。 即便是德俄关系因纳瓦利内事件而恶化时,德国也多次强调要寻找同俄罗斯保持对话的方式。

   但是,随着默克尔任期进入尾声,其继任者是否具备足够的主导、协调和平衡能力,摆平内外各方对项目的不同意见,现在还要打个问号。 崔洪建认为,接下来德国面临的困难会更多。

   美国肯定会继续以“项目使欧洲过度依赖俄罗斯而带来安全威胁”为由,不断对德国施压,此外,德国也面临来自欧盟等国内外压力。

   欧盟内部关于“北溪-2”项目的争议一直存在,今年1月欧洲议会还通过了一项叫停“北溪-2”项目的决议。 以波兰为首的新欧盟国家认为,德国和欧洲加大进口俄罗斯天然气,会不利于欧洲的能源安全和绿色能源转型。

   由于“北溪-2”项目从俄罗斯圣彼得堡直接通往德国东北部的格莱夫斯瓦尔德,线路横穿波罗的海,没有经过欧洲大陆,将让波兰等欧洲国家因此损失一大笔天然气过境费用,并可能由此失去一部分与俄罗斯博弈的筹码。 德国国内对“北溪-2”的分歧也在加大。 如果中止修建“北溪-2”项目,将使个别欧洲公司损失数十亿美元,并在德国引发一波贫困和失业问题;但环保主义政党绿党以生态考量为理由强烈反对该项目。

  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、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史蒂文·皮斐尔认为,项目工程如果在今年9月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前仍未完工,必将成为组建新执政联盟的主要话题。 更重要的是,默克尔所在的执政党基民盟的话语权,似乎正在慢慢流失。 在3月14日举行的巴登-符腾堡州和莱茵兰-普法尔茨州的州议会选举中,基民盟均创下历史最低得票率,在大选之年开局不利。 与基民盟的表现相反,绿党不仅进一步巩固了在巴符州第一大党的地位,在莱普州的支持率也有所上升,料将继续参与执政。 德媒普遍认为,一旦绿党“上位”成功,“北溪-2”项目的命运将更加难测。

   “北溪-2”前景难言乐观崔洪建形容说,“北溪-2”项目已成为俄德(欧)美三方博弈的工具。 德国希望通过该项目做大自己的能源和外交空间,并借此与俄罗斯保持联系,方便之后施加影响。 俄罗斯也愿意通过“北溪-2”项目加强对欧洲的影响。

   “但这恰恰是美国所不愿看到的。 ”他指出,这样一来,如果德国或者欧洲在美俄之间存在活动空间,俄罗斯在美欧重塑盟友关系时形成分化力量,会对美国战略压制俄罗斯产生负面影响。

   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称,现在已经没有哪一方可以完全主导“北溪-2”项目的发展走向。 对德国来说,若想顺利让“北溪-2”项目完工,必须与美国达成默契,让美国在不撤销制裁的背景下放松实质行动;另一方面,德国也要继续说服欧盟内部,更要防止在安全上对俄恐惧和担忧、在政治上对俄反对和批评这两股力量的“合流”。 美国显然不会轻易配合德国。

   拜登政府不仅需要处理同俄欧的地缘博弈,还必须面对这一俄欧能源合作项目所粘连的美国内政。 众议院多名共和党人不久前致函白宫,对拜登政府在“北溪-2”项目问题上的行动表示不安,警告拜登要避免在“北溪-2”项目上与德国进行“后门交易”。 多家美媒甚至预测,拜登政府很可能采取更具实质意义的行动扩大对“北溪-2”项目的制裁。

   本报北京3月31日电中青报·中青网见习记者马子倩来源:中国青年报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